这日 以太公主降临代代木 是感性的触媒


周一请了假, 去看 Salyu x Takeshi Kobayashi Live in Hong Kong .

出了九龙塘发现雨声势渐盛, 看看表虽然还有时间, 但想着地方陌生, 还是尽早赶到. 于是从包里拿出外套, 帽子挂在头上, 快步走出地铁站.

风大雨大, 把衣服其他部分吹得鼓起来, 在身后飘着.


高中时候的周末还是假期, 在步行街那头的书店买了<关于莉莉周的一切>. 回家读到一半, 转身去桥头下的黑网吧下载了全部的电影回家看. 影片是倒叙, 开头星野已经在欺负莲见了.

当时看的一知半解, 后来找了好多文章补, 又看了书才明白大致.

当时年少不知愁滋味, 自认不被理解又说不出来个可以然. 就这样欺骗自己掉进了所谓以太的世界. 莉莉周的故事, 意境, 映像与音乐都对我高中那段不怎么好的时间段有深入突触的影响. 年月过去, 这些影响与其说是淡化, 倒不如说是沉到河底, 依然微妙影响这河流的方向.

今晚就把河底的石头翻动一下吧.


到达地点时身上已经湿透, 在演出厅门口徘徊了一会儿, 见还没有什么人, 就去旁边卫生间收拾了一下外套和身上的水.

出来之后工作人员已经在布置门口, 保安开始拉起围栏, 桌子上摆着现场贩售的 CD 和 T恤之类. 站了很久, 买到了最后一件中码的 T.

来的早的关系, 排队的时候前面人不多. 排在最前面的四个女生, 叽叽喳喳, 过了一会儿, 带头那个拿起一个青苹果, 拿出黑色油性笔写字, 不必说, 肯定是 blue.cat .

四个女生后面是一个很有精神的小哥, 打扮很随意, 但是一看就知道日本人那种, 一直在自己刷, 后来听到我这一排有人讲日语, 就攀谈起来. 两个人对话, 能听懂得也就是 Salyu 名字.

两排交界处的姑娘, 像哪个不记得名字的日剧姑娘.

在我后面的一堆情侣, 男生留着比女生还长的头发, 每次回头不经意眼神接触, 都是一脸淡漠的表情.


后来终于开始确认票据, 人群渐次入场, 进入到大门之前, 听见里面是 <月光>.

因为排队比较早, 站的地方很考前, 前面两个男生中间空隙看过去, 正好是 Salyu 座位. 右边男生那边, 是小林武史的座位.

背景一直是莉莉周的原声带, 从月光到 Ether Tune.

等候的间隙, 前面的男生拿起一本原著, 翻了起来.

此时我心里想的, 是莲见在莉莉周代代木演唱会那天想着的: 「今天一定要忍住不能听 CD」.



Salyu 本人很瘦, 羞涩, 有很多很可爱的小动作, 唱到间歇, 还会卖一下萌逗听众笑.

开始唱的时候, 又让人惊叹这样有力量的声音, 是怎样从那样瘦弱身躯里发出来.

小林武史酷酷的, 很少话, 提到自己时候, 点头就当简单致意.


前半段都是莉莉周 < 呼吸 > 里面的曲目, < 共鸣 >开头, erotic, < 饱和 > 依次出场.

高潮是 < Rain >, 唱的时候, 我想象着外面的雨, 敲打在楼顶上.

很可惜没有 < 滑翔 >.

感觉时空发生了交融, 自己变成 < 星际穿越 > 里在四维空间里漂浮的男主角, 巡视着一排排的, 自己的过去.

その肉体の中から   响きが生まれて 『从那身体中孕育出的声响』 あなたにり着いて 『挣扎地到达你身边』 共鸣する   言叶の意味を超えてひろがる 『共鸣 超越语言的意义 蔓延』

… まだ私の心の中に   空虚な石が潜むから 『是因为 在我心中 依然潜伏着空虚之石』

虽然已经站了四五个小时, 但感觉自己可以一直站下去.


结束之后两人退场, 掌声经久不息, 最后整齐划一, 阵阵呼喊.

两人安可出来, < Lighthouse > 和 < To U >.

几排之隔的后面, 一小群人似乎一直在等着 < To U >, 我先是听见了一阵欢呼, 然后男声女声轻轻跟唱. 右侧的大屏幕上是歌词, 「没关系的, 不要勉强」.

回头看的时候, 可以看见后面人亮晶晶企盼的眼睛.


结束出来, 外边还有雨, 但不及下午大.

原路回去路上, 想起 < 一天世界 > 一篇博文 :

「突然想起《金阁寺》里面有一人吹笛子,吹完之后说音乐是转瞬即逝的美,相比而言作为建筑的金阁寺就是永恒的美(原话忘了)。在那个场景里我第一次想到以前的音乐真的是听一次就没有了。作为现代人真的挺难意识到这一点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