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里前四天,和两个朋友去广州。

深圳和广州相距虽不远,不过自己平时惰于出门,所去最远也不过公司组织的活动。除非过年回家,其他时间大都蜷缩在深港这一小块区域。这次朋友都兴致盎然,念着要去吃正宗广式早茶,我也不好拒绝,便一同去了。

走那天刘从租车行里租了车过来,中午收拾收拾便出发了。出深圳时候有个林荫道,两侧树影斑驳,他说:「天高气爽,很北方了」。

怎么说,还是想回到北方。

之前担心高速堵车便选择了省道,不料在广州东莞交接还是堵住了。有个小小的桥,前方又在施工,三公里的地方挪挪腾腾,不小心蹭到了别人的车。幸好有保险,就没太担心。

到广州已临近半夜,辗转找到在华师住的地方,三人放好行李,从后门溜出去找吃的。教师公寓楼下恰好停着几架 ofo,虽然我一向不喜共享单车,但此刻唯它,于是骑上去转圈找吃的。后面有一条街在烧烤,要了炒粉炒面,买了水骑回去休息,是第一天。

第二天去了太古里附近,我主要是想去看 Sony Store,拿着一盘《Journey》的碟想买来的,不过还是放下了。之前是想着买 PS4 的话一定要玩这个,不过现在倒也不急。

下面是方所,在深圳时一直想找类似杂志丰富的书店,可惜一直没找到,上次去西西弗大失所望。实体书店的公共社区属性越来越强,也是不得已的事情。我在里面踌躇再三,还是把手里拿的书放下,登录亚马逊买了 kindle 版本。上次搬家时候书太多,一直有余悸。

后面走马观花,寺庙、商场、讲武堂,纪念馆,晚上在广州塔,游客一日毕。

前一日把地标走了遍,所以接下来这天轻松很多。我们没有开车,校园里走到地铁站,搭乘地铁便出了门。广州全部地铁支持 Apple Pay ,倒是方便了我们这样的旅客。

原计划是先去广州博物馆,先搭乘地铁,后转乘 APM。后者很可惜地不支持 Apple Pay,三人掏了遍口袋,拿出六元买了票。坐上一个只有两节车厢的列车,几分钟便到目的地。

都很饿,先去旁边餐厅吃了焖面,手抓饼和煎饺,相比米饭,还是面食可以给我带来更多满足感。吃罢去博物馆,不料因为前一日闭馆,观众暴增,我们绕着长长的队伍转了圈,决定作罢去下一个目的地。

一德地铁站出来,感觉自己像在昙华林。前方一条小路,两边旧房子里的商户卖着干货海产,小巷里剃头的大爷,吃东西的游客,走到尽头,旁边是石室圣心大教堂。虽然下方游客人挤人,但教堂高高耸起,绝于土地,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全方位无差别的美。「琴键上透着光,彩绘的玻璃窗」应该就是这种了。

夏日阳光正烈,拍了很多照片,也不算白来。

此后去了陈家祠,此处也排队者众,我们在队尾,不断有工作人员前后劝说,五点半闭馆,五点停止入内,观众自行估计时间。我们看着前方人群,盘算下没有问题,便一直排着。

外看就是一个深宅大院,进去之后居然大大超乎想象。中式建筑的恢弘与精巧被砌在一起,我尤其喜欢那些雕梁画栋,在广州的落日下,很有旧日余晖的味道。

这日还在无印良品买了一套床品,也是意外。

晚上吃牛肉,食肆那条街全都是牛肉火锅,吃罢回去路上,想这条路一晚上得吃掉多少火锅啊,然后想起索尼手柄和狗鼻子那个笑话,自娱自乐笑了起来。回华师之后倒有些小意外,最后在华农停了车走回去,夜半的校园,有偶尔走过的情侣。

翌日便回深圳了,担心堵车于是早上就出发,路却出乎意料得顺畅,一两个小时就到了家。刚进入深圳辖区时候有戒毒民警的临检站,我们稀里糊涂开了进去,最前面的警察很困惑:「没招手你们来什么?」「算了算了来都来了,下车吧,身份证拿出来。」

尽管就几日,不过对广州好感大增,老城区是深圳完全不曾有的景观,交通便捷,姑娘好看,地铁安检轻松,房价也不贵,天上总是有飞机飞过。 唯一麻烦就是路有时候太绕了吧。

telegram 上找到秦秦,连着发了三个。

「你为什么不待在广州了啊。」

「你为什么不待在广州了啊。」

「你为什么不待在广州了啊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