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分不清这边的方向。

本来在其他时候,我在周围朋友里面都是永远不会迷路的那种人。可能是自己走的比较多,或是天生方向感比较好,同伴出行,或者集体出游时候,我一般都是带路的那个人,时间多了,竟也洋洋得意起来。 其实与其说是分不清,说完全倒过来更准确一些,在这里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南北,然后把他们倒过来,变成了正确的指向。 我以为的南方,就是地理上的北方,另一边也是如此。 时间久了,虽然还是有些别扭,但也算好用。 “就是麻烦一点儿啊”。 自称为中田君的少年说到。

去年六月来到深圳的时候,先在宿舍放下了东西,看着周围破败的景象,心里想着“今天赶紧找房子好了”。 下午便接到一起来的同伴电话,说附近小区有一个地方不错,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。 “好啊”,我讲,“你们在什么地方”。 “你从公司在的那个楼的西门出来,看见三个很高的,差不多的楼,就是了。”电话那边的人说。 我从西门走出来,却没有发现所说的三个楼。附近兜兜转跑了半天,发现头上的三个大字是“东三门”。

从那之后我就一直生活在错乱的方向感中。 方向这东西看来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,不过错了的话,常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,仿佛一直生活在镜中。 刚开始时候还会有意识去养成自己的方向感,期望着以后少一次转换,可以给人生节下多少的能量。 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改正过来,慢慢的自己也算习惯了这样的方向感,看着太阳每天西方升起东边落下,看着窗户外面想着那边就是罗湖福田。

上周时候去布吉开卡,竟在换乘站不知道往哪里走,我以为应该是返程的车,结果却在去程的方向。 最后看着站牌上了车,兜兜转转,下车的时候想着“竟然真的把我带回来了”。 时间还是跟第一次来时候一样的大晴天,太阳高高挂在上面,身体不怎么舒服的我有点儿恍惚。 周围是不停的鸣笛声,我在下站的地方打量着周围的一切,感到到一种不合时宜的异样。 是我的方向正过来了。

衣服上的汗凉掉了贴在我的后背上。 我知道每一个岔路口怎么走,每一个建筑的名字,他们之间坐落着的相应位置。 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