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面相这个数,手相这个数」,面前的老头指着玻璃下面压着的纸,如是说道。「如果你两个一起看,可以这个数。」

从庙街出来,周围景色一下子乱了起来,找不着东西南北。跟朋友两人大概认了一下路,朝一个方向模模糊糊走过去。 「这条街上有很多算命的,要不要试一下?」走到街道尽头时候,突然被问到。 自己心里本是不相信这些,但当时有些踟躇,感觉到身边朋友的眼光,内心像是催促自己下决定,「嗯,那么,试试吧」。

黑色夜幕里放着散散落落几个帐篷,勉强被里面的灯光撑起来,透着红或者黄的颜色。 街两边转一圈,往回走两步,附近塔罗、八卦到处摆着,随便找了一家坐下来。 「这个数」是一百五十港币,两个一起的话则是两百元。 听到后自己不免稍微有些后悔,白天时候没有怎么取钱,如果到时候凑不出来足够零钱,未免太过尴尬。 心里潦草算了一下,估摸着足够,便眉头稍微舒展开,直起腰坐好,「算」。

尽管自己本是不切信的想法,可能是因着师傅凝视的眼光,一来二去之间竟也慢慢认真了起来。 算命师傅的普通话说的并不流利,我们两个对粤语又所识不多,每个字都要格外用力去听,我有些句子听的不甚明白,便看看朋友,她懂的话便努力解释给我听。除此之外我的目光一直在师傅和手下的桌子某处停着,内心重复着每一句话,想要确认下来。 整个过程如同被劣质油墨堵住的圆珠笔,艰涩地一笔一划写着。 没一会儿,朋友取出手机,「等下,我给你录下来」。

现在想起来当时说的影影绰绰,自己本来就没什么特定问题来问,师傅也只能大略来讲。已经过去的事情说的没那么准确,未来的还未到来,所有人都不得而知,师傅所说无非是最中庸的,世人假想的那种成功,慢慢起家,家庭美满,事业成功之类。 如果能提前得知未来的好的事情,一生应该都能怀着期待的吧。这样看,两百元买一份期待并不算太吃亏。 反倒是被连带着回忆起来很多事情:去年或者前年的秋天我在哪里做了什么事情,跟什么样的人有怎样的交集。 也会有「那时我才大三啊」这样每个人都会有的感叹,蓦然发现自己的回忆还是靠所遇见的人才得以串联起来。除了这些之外的其它部分,都是一片浑沌的景色,油画般粘稠化不开的质感。

回来之后翻看当时留下的纸张,涂来涂去写着的是「24」「25」「28」「33」的岁数,正中间一个「ok?」被用力的圈起来,旁边有一个画着同样圈起来的问号。 所以「ok」还是「nok」呢。 到底怎样的结论,仔细回想,也是没什么意义。 当时的一切应该都和那份录音一样,消失在遥远国家的微小事故。

结束之后站起身,看周围是一片雨后景象。地上水洼映着周围的霓虹一闪一闪,天空中没有星星,似乎也不像快晴的样子,只管这样阴沉着阴沉着。 该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