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在一栋高层公寓阳台上, 听见有人大呼小叫, 从落地窗看下去, 马路上一列坦克集结, 下来一捆捆的人, 又马上消失不见.

然后下楼不知道做什么, 回去坐电梯. 门关上的瞬间有只手挡住了电梯门, 进来一个衣着破烂的人. 他环视了一圈, 突然蹦过来掐住我的脖子. “我们都是要死的”, 他很激动.

我好不同意挣脱开来, 站在电梯角跟他对峙.

梦里好像也是住在顶楼, 楼道里房间都大开着门, 自己一边走着一边想, 肯定是都被搜查过了吧. 仿佛可以感受到经过几扇门窗, 呼啸而过的风.

夜晚时分经过一个桥回家, 桥边是专门盯梢的警察, 目光一直在我身上. 我手里拿着枪, 掩饰着紧张走过去. 桥那头就是水岸, 我站在上面, 有微小的风迅速刮过. 水岸那边, 有个女孩扑通一下跳下去.

我转过头对警察说, 今天的风好清爽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