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陷入器材党迷局,无聊时候一直在网上看各种相机镜头的评测,突然想起来 GRD 。
初识应该是在数字尾巴上看的帖子,莫名其妙就动了要买一台的念头。
至于为什么知道数字尾巴,自己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。
总之,快一个月后,因为拿到了奖学金,就买了一台,还有一本《极致的浪漫》。

一直想不起来当时为什么要买这样一个小机器,小小的又黑不溜秋,跟自己当时的审美相去甚远。况且不能变焦,第一印象着实算不上好用。
后来觉得也许只是价格合适,而自己又被网上那些样片迷的不行。

就是这样一个小机器陪我走了三年多,大四时候有几个按键开始不灵敏,毕业之前自己作死的拆开修了一下,竟然好了。
几个月之后旧病复发,在华强北找了一家店丢那里,修好后放在了桌子一角,没事儿再拿出来把玩一下。
还是要承认,GR 仍然有很多优点,。
比如手感,比如操控,比如菜单设置,比如独特的图像处理。
后来自己买相机的时候,鲜少有在这几个方面让我感觉可以与之相当的机型。

时间久了也慢慢体会到了它的诸多不足,小的可怜的感光元件在低光下捉襟见肘, 没有EVF 和翻转屏之类。
不过自己对他的情感太过深刻。
GRD 本来的发色偏冷硬,所以拍出来的照片大多给人冬日粗粝的疏离感。
‘负片正冲’和‘高对比黑白’已经成了朋友圈子里‘一看就是我拍的’的独特证明,运气好的时候,也可以拍到相当不错的照片。
后来自己开始慢慢折腾,不停想着,什么时间,再买一台 GR 好了。
整理了一些图片出来。
这是我的大学四年。

学校南湖

也是学校吧,这张图一个版本是上面加了字来的,后来也丢了。

十一栋的教室,是《兰州,兰州》的歌词。

九栋前面的路灯。

买到相机后第一个平安夜,在光谷拍的,回来路上下起了雪。

汤逊湖钓鱼的大爷。

SONY RX100.

在知日买的断舍离铜章,“买断舍离铜章本身就不是断舍离的行为”。

妹妹。

南湖,应该是复习考研那个暑假。

忘记学校里这个湖叫啥了……是待在实验室那个暑假。

东湖,陪家教孩子一起去的。

忘记了做什么的时候宿舍拍的,平板上是 《 JoJo 的奇妙冒险》第六卷。

武大凌波门。

下雨天,在三栋做实验的时候拍的。

十一栋,大学上课最多的地方。

陪刘宗方拍微电影时候,一个老师的孩子。

两年多的时间里,每个周日早上都在这里等车去家教,算是除了课业之外,大学坚持最久的事儿吧……

一个寒假去隔壁区同学聚会,回来的时候等车,冻得傻子一样。

武汉市长 江大桥 的旁边。

善国南路。

下雪天的公交车上。

中南……

家教路上。

留学生宿舍楼,应该也是考研那个暑假。

十堰回来之后一个晚上爬楼,空空荡荡的顶楼往南看,右面的红字后面是我宿舍。

还是武汉市长。

考完研,一四年最后一天,我@宜家。

还是妹妹。

还是家教等车的地方。

不过这时候已经盖好了。

武汉江边,下了晴川桥,往长江汉江交汇的地方走。

还是上面的地方。

好像还是……

小学门口。

小学宿舍楼边的水塔,我曾经扒在窗户上往里看。

15年,公司一起去惠州旅游。

最后就是,我写这个的时候,它的样子。